湖畔短笛:从“黑名单”到“先看病后付费” 让“信用”的作用多元化

掌上千岛湖客户端 修平

2019-07-22 08:31:20

  日前,县卫健局发布的“先看病,后付费”服务,成为了许多群众,尤其是看病群众热议的话题。依据个人信用情况,可获得门诊、急诊500至5000元不等,住院15000元的信用额度。这种对“信用”的利用新模式,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信用”作为当前社会个人“财富”的重要价值。

  实际上,当笔者看到“先看病后付费”模式的时候,除了对这一模式所带来的看病便利感到高兴外,更多的欣喜在于这一模式背后所体现的,对“信用”价值的多元化利用思路。

  以往,当我们谈到“信用”,最先想到的往往就是三个字——“黑名单”。无论是银行信贷,还是“老赖”的处置,亦或是公共服务领域,如高铁上违反禁止吸烟规定的处罚等等,“信用”都发挥着惩治的强大效果。通过建立“信用黑名单”,来对信用情况较差,有相应违规违法行为者进行各项公共服务的限制甚至禁止,以达到促进个人规范行为、改善社会道德风尚、实现政府执法目标等目的,其效果不可谓不显著。然而这一“信用”的价值实现形式,也确实显得过于单一。其背后的思路,往往也仅仅是“让坏人不敢为恶”,效果的直接受用群体也都局限在占社会人口极少数的“失信者”,而对于社会上大多数的“守信者”,如何通过“信用”作用的发挥使之受益,其实是我们“信用”作用发挥上较少关注的一面。

  “先看病后付费”,之所以让笔者有一种“意外之喜”的感慨,就是因为,这种“信用”作用发挥的模式,不再是停留于对“失信者”的惩罚,而更多地是“守信者”的受益:信用良好者,在接受医疗等公共服务时,也会有更多相应的福利政策保障。这既是对守信者的一种奖励,也在更大的层面表达了社会对“诚信”这一价值的高度认可和推崇,为树立诚信价值、引导群众守信提供了利益层面的保障,也会推动社会大众在实践“诚信”价值时,由简单被动的“不做失信之事”转化为积极主动的“争当守信之人”。

  因此,笔者也希望在未来,这一“信用”作用发挥多元化的思路,能够在更多的公共服务政策制定和实施过程中被利用起来,让更多的群众不仅恶于失信,更乐于守信。


千岛湖新闻网 责任编辑:姜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