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050年杭州怎么建?新一轮城市总规系列论坛·乡村振兴专场昨天举行

掌上千岛湖客户端

2018-10-20 09:13:40

“逐水草而居”的五千年农耕文明,形成了中国星星点点的小村屯、小村落,在国家现代化的新征程中,振兴乡村,成为了当前的一个迫切任务。

乡村,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广阔天地。乡村振兴,这短短4个字,浓缩着亿万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杭州的乡村,要如何振兴?

昨天下午,新一轮城市总规系列论坛·乡村振兴专场,在富阳东梓关举行。

活动由杭州市规划局(杭州市测绘与地理信息局)、富阳区政府、都市快报共同举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于建嵘,阿里新乡村研究中心高级顾问、浙江大学教授郭红东,浙江农林大学美丽中国设计研究院院长陈楚文,全国农村创业创新导师陆炜强等齐聚论坛,热议杭州乡村发展的未来。杭州市农办、市国土资源局、市建委、市农业局、市旅委相关人员,也出席了论坛。

另外,我们还特地邀请了50位热心读者,一起到现场,为杭州的乡村建设和振兴出谋划策。

在“网红村”东梓关,大咖们热议乡村如何振兴。

有更多村民生活着的乡村才是有生命力的

虽然论坛下午才开始,但昨天一大早,专家和快报的读者就已经赶到了东梓关,提前逛了逛这个大家很爱的“网红村”。

有大姐刚从田里收了两篮番薯,在大水盆里一个个洗去泥土;有阿姨在门口打着毛衣,跟邻居聊着家常;近了中午,有人端着碗,在门口晒着太阳,吃起饭来……

这些村民的日常,于建嵘看在眼里,很是高兴。他觉得,“这才是一个村子的生命力”。

75岁的谢奶奶,嫁到东梓关已经50多年了,昨天中午,端着碗,跟于建嵘聊了很长时间。老奶奶有两个儿子,都在城里工作,她说,村子的房子变好了,环境也变好了,每个月还能拿到1200元钱,“日子过得蛮好的”。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仍然生活在这个自己住了大半辈子的村子里。

和谢奶奶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没有目的地聊着,这种亲切,让于建嵘很有感触。

在他看来,这应该就是乡村振兴的初衷。改善了村子的环境,但并不打扰原住民的生活,黄发垂髫仍然生活在原来的地方,怡然自乐。乡村振兴,只是让农村原有的资源活了起来,让村民的日子好了起来。

让于建嵘很高兴的另外一件事情,是现场来了50位快报的读者。“规划不只是政府某个部门的事情,确实应该听听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的看法。”

这次一起来到现场的读者里,有一位叫陈寿泉的老爷子,今年已经73岁。退休前,老陈是一个船工,在水上工作了60年。

这位土生土长的杭州人,跑遍了中国东南西北的许多码头,对各个城市的农村,都很关心。这次,他带来了两本厚厚的《留住乡愁》,里面收集着他10多年来,都市快报报道过的,和乡村有关的新闻。

在这位老杭州的眼里,“一个好的乡村,应该是生活方便,环境优美的。”

一个城市的发展,生活和工作在这城市里的人,有最真切的期待。杭州市规划局启动杭州新一轮的城市总规编制之时,就已经明确,要“开门做规划”,问计于民,汇聚各方智慧,凝聚全社会共识,为杭州未来的发展绘制一张更科学的“蓝图”。因此,从今年年初到现在,“走向世界名城的杭州·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系列论坛”举办了四场,每一场,无一例外,都邀请了许多市民来到现场。

距杭州市中心不过一个小时车程的东梓关,是郁达夫笔下的“美丽乡村”。

近年来,富阳在美丽乡村这张成绩单上,拿到了很不错的成绩。

富阳区副区长王洪光说,这几年,富阳建成了一批像东梓关、文村这样的网红村,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欢迎。设计让乡村更美好的这个规划理念,眼下已经深入人心,家喻户晓,这也正说明了,规划引领乡村振兴的重要作用。

“富阳在打造杭派民居、建设现代版富春山居图的道路上,方兴未艾,目前,我们在建的杭派民居,还有5个。开了东梓关这个好头,未来,更多的‘网红村’,将会在富阳诞生。”

杭州市规划局总规划师杨明聪说,今年是实施乡村振兴的开局之年,也是浙江率先推广的关键之年,随着党中央发布乡村振兴规划,乡村振兴必将迎来最好的历史机遇。“接下来,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引领下,将会有各种风格的杭派民居出现在杭州城乡,让每一位杭州居民都可以在繁华的国际都市和恬静的项目当中体验丰富多彩的乐趣”。

乡村如何振兴?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尊重农村和农村人

于建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这次论坛,杭州市规划局把杭州老百姓请到了村子里,带他们看看乡村应该是怎么样的,也让他们知道,政府在做规划的时候,是往哪个方向去走这条规划路的。这一点,我很感动,也很意外,很少有城市做规划是这样接地气的。

振兴乡村,要把城乡二元结构的乡村规划,变成“一元规划”。城市和农村的规划,应该是统一的,乡村和城市应该享受同样的机会。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是要尊重农村。

乡村振兴,不是要重新造一个新的村子,而是要改变村民们吃的水、用的电和原本脏乱的厕所。

另外,还要尊重农村人,弄清楚谁是乡村振兴的主人。这一点,东梓关就做得非常好,因为这里的建设,是村民说了算的。政府把规划拿出来,把规划的未来跟村民讲清楚,把条件摆出来,村民愿意建就建,不愿意建也没有关系。

乡村规划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考虑怎么保护好原居民的生活。

村子,是村民的村子,不是外来游客的村子。如果改造乡村,在村子里造了很多房子,来了很多游客,村民却没有了,这是很不好的事情。

我希望,杭州的村庄,是永远有生命力的,不要在改造的过程中,把生活在这里的人赶走,因为,他们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用互联网的手段来改造农村

郭红东(阿里新乡村研究中心高级顾问、浙江大学教授)

东梓关是有人在网上传了很好看的照片,才有了“网红村”这个称号的,这就是互联网在乡村振兴中起到的一个作用。

信息化,是改造农村一个非常好的手段,怎么利用互联网把我们传统的农村建设得更好,是乡村振兴要思考的一个问题。譬如,农村里的人要怎么出去看病,怎么在农村里享受到大医院的医疗技术,这些问题,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同步来解决的。

另外,要让农村产业搭上互联网这辆快车,把产品卖到全国去。一个人来东梓关玩,东西他体验得好,会很想买了带走,但其实人不用到村子里来,觉得这里的东西好,也能买得到,这件事情,就可以通过电商来做。

这几年,临安的几个村子,通过互联网,把山核桃卖得那样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利用农村的优势改造农村

盛国宏(杭州市规划局富阳分局副局长)

乡村振兴一定不是重复走城镇的道路,不能说,搞了乡村振兴后,村子就不像村子了。

乡村振兴迫切要思考的两个问题,就是农村的刚需,到底在哪里,农村的气质,到底在哪里。

改善农村各种功能的配置,是乡村振兴中必不可少的一件事情。

目前,地铁解决了城市内部的交通问题,最近,我也一直在考虑东梓关的交通问题,譬如,是否可以在村子里建两条跟地铁接牢的乡村小火车,或者做一条水上巴士路线。这些配套做好后,可能很多人就可以坐船,或者坐火车来东梓关了。

总的来说,乡村有乡村自己的优势,如果生态环境好的,就可以做绿色生态的农业,也可以做康养运动休闲。

四方联动做好新一轮城市总规编制

城市总规,是一座城市建设和管理的依据,如果说杭州是一个赛跑选手,那么杭州的总规就是跑者的跑道。

2020-2050年杭州怎么建?

去年夏天,杭州市规划局启动了杭州新一轮总规编制,邀请广大市民共同参与、畅所欲言,共同谋划杭州的美好未来。

去年12月初到月底,都市快报联合杭州市规划局共同推出了“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我心目中的杭州2050”大型城市总规建言献策征集活动,开通多路征集渠道,邀请杭州市民共同参与,为杭州“绘蓝图、出点子”。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走进了西湖边音乐喷泉广场,走进了富阳最热闹的城市综合体,也去了市民中心和市民中心地铁站,收集了众多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各个地方的人,对未来杭州的看法。

当然,除了在网上和线下征集意见,我们也把市民朋友和专家请到了各个论坛现场,请政府、专家、媒体和市民代表,四方联动,坐下来讨论杭州的未来。

2018年1月到昨天,“走向世界名城的杭州·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系列论坛”已经成功举办了五场,分别为“城市定位专场”“产业创新发展专场”“城市综合交通专场”“生态景观和历史文化专场”和“乡村振兴专场”。

前四场论坛分别是这样的——

未来的杭州,是要建设独特韵味、别样精彩的世界名城。新一轮城市总规系列论坛打头的第一场,就聚焦了杭州的这个目标,热议杭州建设世界名城的底气来自哪里、“世界名城”该怎么建。

创新,已经成为杭州的标签。“产业创新发展专场”上的头脑风暴,关注的是杭州今后的产业创新该如何布局,如何进一步激发杭州的创新潜力。

“城市综合交通专场”上,大咖们聊的是杭州城市交通的未来设想,如何让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来往有更多的通途。

“生态景观和历史文化专场”,讨论的就是杭州怎样继续美下去,大咖们一直认为,“杭州的山水,是有文化交织在里面的,我们要保护这种文化。”

如果你对杭州新一轮城市总规以及杭州的城市规划建设,有建议意见要提,欢迎联系我们,可以拨打都市快报热线电话:85100000,也可以发邮件到kbshizheng @163.com。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林建安 摄影 江玥

千岛湖新闻网 责任编辑:徐满萍